几条船就属望仙居这条最弱,连个护卫都没有,除了紫芸是真正的练家子,其他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主要还是缺乏一博的勇气。

        人惧怕死亡实属正常,紫芸不强求,沐安晨更不会多说,得知无人相救时,不过是轻笑一声。

        “此刻贪生怕死,即便死里逃生活着回到府城,焉知各世家愿不愿意放过虎口逃生的各位。”

        出游的各家公子小姐出事,他们这些小人物却能安然无恙的活着回来,说是他们运气好,谁信?

        “若是此刻各位挺身而出,一起活着回去,这其中的恩情又是如何?况且各位真的觉得此刻的我们是安全吗?”

        沐子溪鼓起勇气说了这一番话语,此刻危险并未远离她们,等前面四条船被控制了,接下来全力对付的可就是她们了。

        即便有姑姑在场,可人多势众,她们不可能敌对赢,一条船上的蚂蚱,此刻不齐心就只能等死。

        终于有人克服了心里站了起来,“单凭吩咐,大不了以命相抵,拼了。”

        不能比弱女子还不如,凭着这股气,站起来的人越来越多,渐渐地船舱内的人再此气氛下纷纷站起。

        沐子溪又是害怕又是感动,深吸一口气,稳定心声,“银杏姑娘,劳烦通知紫芸姐姐,说我们愿意共渡难关。”

        “好。”银杏与船舱内的人不同,是紫芸信得过的下属,受过训练,虽不如紫芸但也不差。

        待银杏摸黑到甲板时,沐安晨已经登上了最近的一条船,其实对付船上的海贼不成问题,难的是躲藏在暗处的,不知人数,不知身手,是否有破坏性强的武器。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