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里的赵良玉忍不住笑了起来。“临风,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损?”

        “有吗?”穆临风淡定的回答。

        “只是这样,秦大人真的没问题吗?”

        “一个女子而已,他能搞定的。”如果这一个都搞不定,以后还怎么搞定他的后宫三千。

        “临风,那个我和钱公子真的不是她说的那样关系。”

        “不用解释,我信你。”

        正常男子听见,应该会吃醋生气吧?他为什么都不吃醋,难道是因为他没有那么喜欢自己,所以没有那么在乎她和别的男子关系。赵良玉低头失落。

        “不许胡思乱想。”

        穆临风的声音从赵良玉的头顶传来。赵良玉抬头,“我没有啊。”

        “还说没有,你的心思都写在脸上了。”穆临风看着赵良玉,轻轻的刮了刮她的鼻尖,“谁说我不生气的,我都气死了,我气得恨不得给他喂点毒。只是我的理智不允许我这么做。”

        赵良玉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你是有读心术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