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门。

        陆言卿已经被押在了刀闸下,身旁五大三粗的刽子手笔挺地站着,只等待时辰一到便动手。

        天空中乌云密布,遮挡了太阳的光线,法场上的人只能大致估摸着时间。

        宋令璟坐在监斩官的位置上,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伸手从签令筒中取出一块火签令,随手扔在了地上。

        “时辰已到。”

        刽子手闻声,挥起手中的鬼头大刀便向陆言卿的脖子砍去。

        “哐当!”

        刀刚举过头顶,人便和刀一起倒了下去,脖子上插着一支袖箭,箭上却没有金羽的印记。

        宋令璟朝袖箭射出的方向看去,一个纤瘦的身影划过法场的上空,利落地落在了陆言卿的身边,随即放下手中的剑,解开了束缚住陆言卿手脚的绳子。

        陆言卿眉头紧皱。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