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爽文穆临乐 >
        如果是普通的晕厥,那肯定直接送医院,只是从这个工作人员晕厥之后的情况来看,显然是心理问题带动生理问题,如果不解决心理问题,送去医院也救不回来。

        胡刻看向那个对他的情况比较清楚的工作人员,问道:“你可以详细说说他的情况吗?”

        那人和晕厥的人似乎关系匪浅,虽然不想暴露对方的隐私,但是事态紧急,她只能尽量冷静下来,把自己了解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

        那是大战开始前的事,那个时候对方还是十四五岁的少年,满心都是英雄啊星际啊什么的。

        他背着父母偷偷买了票,准备去安平星系找那些战斗种族学习战斗的技巧,结果行程刚到一半,那艘运输舰就被星际海盗挟持了。

        “那个时候星际海盗还很猖狂,他们不仅把那艘运输舰洗劫一空,还把运输舰上的人到他们的星舰上当人质要赎金,不给赎金就杀人。

        “他和我提过,他们关人的地方是一个没有光的房间,每次海盗带人走的时候,都会拿着一支手电开门,然后晃着光找到人,再把人带走。而那些被带走的人,要么被杀了,要么砍下身体的一部分丢了回来,在失血和黑暗中逐渐死亡。

        “所以刚才的情形,应该是让他回想起那个时候被关在暗无天日的房间里,无人拯救的经历了。”

        这种事情并不少见,尤其是血脉里可能潜藏有歌者天赋的云歌星系的人,情绪天然就更加敏感,也更容易因为这些事情受到影响。

        胡刻听着深思了一会,张开口哼了一段曲子。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