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传消息给那个少年的,自然是陆平澜,而他这么做的目的,自然也不是让人为他去死。

        帮人洗刷冤屈容易,但让人重新找回被踩得粉碎的自信心却很难,陆平澜不懂什么复杂的让人重拾自信心的方法,他只知道亲手报仇或许不是让人摆脱泥沼的最佳方式,但绝对是非常有效的一个方式。

        这件事陆平澜没有和穆临乐说,不仅因为这件事和当初的抄袭事件不同,穆临乐纯属无妄之灾,还因为穆临乐已经差不多把这件事忘了。

        最近的穆临乐很忙,忙着创作复赛的音乐,忙着和朋友交流创作经验,忙着和胡刻身边的工作人员沟通看什么时候去找他请教合适。

        如果换了其他人,恐怕会挑选一个最合适的时间才去拜访胡刻,但是穆临乐不是其他人。

        他觉得问题是问不完的,不管什么时候去交流,之后都会有新的问题,不如把握机会,尽早获得提升。

        陆平澜非常同意他的观点,所以人气投票结果出来的第二天,接到胡刻工作人员通知的穆临乐,就带着他的小龙出发去了胡刻的家。

        胡刻居住的地方位于一个大型森林公园的外围,环境非常不错。

        穆临乐看着这栋环境清幽、占地不小、样式非常简单的房子,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向往。

        这就是他梦寐以求的住宅啊,果然歌者的想法都是相通的吗?

        陆平澜很早就飞到穆临乐肩膀上了。

        他留意到穆临乐的眼神,盘算着自己有没有哪个地方的房子是这种样式。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