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完神秘歌者,胡刻便把话题推进到了第二阶段。

        穆临乐完全没想到对方真的去研究了地球的音乐,听他问起不同的音乐类型的起源,穆临乐当即滔滔不绝和对方交流起来:“这些类型其实起源于不同的国家……”

        胡刻也被他的科普惊了一下。

        他以为这只是时代的变迁,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从不同的地方诞生,然后反馈在同一种语言的歌曲上。

        “他们不会混乱吗?”

        穆临乐下意识地想回“为什么会混乱”,结果话还没出口,小龙的尾巴就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穆临乐陡然一惊,回过神来自己是在哪里,连忙掩饰性地说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从数据库里存储的音乐的水平来看,应该是不会混乱的。”

        这个回答非常有说服力,胡刻瞬间就没有疑问了。

        他继续和穆临乐聊着,已经有所准备的穆临乐没有再露馅,顺利完成了半天的交流。

        胡刻看了眼时间,忍不住感叹道:“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联邦音乐的出路在哪里,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方法,也研究过不少失落的文明,却还是研究得不够多……如果早知道有地球这种形式,恐怕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年轻歌者像达夫一样,觉得音乐只有一个标准。”

        穆临乐之前对他的印象就很好,这一天交流下来,对胡刻就更加尊敬了,当即安慰道:“老先生,我觉得你研究的每种文明、尝试的每种方法都会体现在自己的作品里,既然不是浪费时间,那你就不需要难过。”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