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飞说要给穆临乐当保镖,算是热血上头的一句话,等到被陆平澜毫无情感的冰冷视线一扫,这热血瞬间被浇灭,甚至冻得他轻咳了一声。

        “开玩笑开玩笑。之前我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希望云歌之声上那位神秘大佬能联系我,我送他一颗小的矿星以作感谢。穆先生,你就是那个神秘人吧?”

        穆临乐背后一僵,原本放松的身体一下坐直了:“不,我不是!”

        宿飞有点疑惑,以为他在考验自己,认真地解释道:“虽然我对声音的感觉不够敏锐,但是穆先生你的歌声和云歌之声上的歌声一模一样我还是听得出来的。”

        穆临乐也没录下来对比过,一时间否认也不是不否认也不是。

        陆平澜知道宿飞说得是真的,便替穆临乐把话说了:“对,但是我们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告知其他人。”

        宿飞看穆临乐默认了陆平澜的说辞,毫不迟疑地点了点头:“那当然。歌者的精力有限,我明白的。”

        陆平澜心想你不明白,穆临乐并不是精力有限,他就是单纯不想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出名,只是这一点就不需要告诉外人了。

        宿飞看他们没有再说什么,便继续刚才的话题:“所以穆先生,你看看我们什么时候完成这颗小矿星的权属移交手续?”

        穆临乐被他这话砸得有点懵。

        他确实羡慕过那个神秘大佬的待遇,但也只是羡慕而已,真的落到自己身上……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