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临乐下台并不是想找陆平澜要一个答复,他只是太想和对方说话了。

        灯光师很想让光追着他,摄影师也想让镜头跟过去,只是职责所在,他们只能把注意力留在舞台上。

        穆临乐不知道他们心里的千回百转,他也不知道下一位歌者已经上台,分走了不少观众的注意力。

        他只知道自己想待在对方身边,然后开开心心地和对方说话。

        抱着这份心情,他脚步的迈动越来越快,哪怕周遭的灯光暗下来几乎看不清路也没有影响他跑向自己最在乎的人。

        而陆平澜的视线也穿过人群与黑暗一直追随着他,在他到自己身边的刹那,一把将人抱住。

        “临临,好久不见。”陆平澜的声音极轻又极低,低得把自己浓烈的情感全部压缩在了里面。

        他想直接亲下去,所幸最后的理智阻止了他,让他只是抱着人,半天没有说话。

        穆临乐的笑容从唱完歌就没有停过。

        他知道这个人是万众瞩目的陆元帅,可他就是想说……

        “好久不见啊,团团。”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