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临乐有种自己正在和陆平澜私奔的错觉。

        那时评委刚说完一大堆勉励的话,他们也准备换个场地接受记者的采访,谁知陆平澜直接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出现,用“我有话和他说”的借口,不费吹灰之力地把他从队伍中带了走。

        离开大部队之后陆平澜带着他绕了几个弯,进入了一条应急通道。

        这种级别的场馆应急通道有很多,陆平澜选的是最为重要会定期维护常年开启的那条。

        这里的光线很暗,只有路标散发着微弱的光,穆临乐手腕被陆平澜握住,人被牵着往前方走,内心不仅没有恐惧,反而有点莫名的兴奋——这种两个人在黑暗中穿行的感觉,像极了最开始的时候他的世界只有团团的样子。

        这种莫名的兴奋在登上飞行器,而且在发现飞行器是往外太空飞的时候变得更为高涨。

        穆临乐一共只乘坐过两次飞离星球的飞行器。第一次的时候陆平澜还是小龙的状态,他们虽然偶尔会说话,但小心翼翼显然并不会助长他们之间旖旎的气氛。

        可这次不同,这次他光明正大地坐在后者旁边,不小的飞行器构建出了一个世界,世界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团团,你觉不觉得我们正在私奔?”等陆平澜启动自动飞行系统看向自己,穆临乐终于忍不住笑道,“还是那种心急火燎,什么行李都没带的私奔。”

        陆平澜被穆临乐逗乐了,他顺着对方的话思考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我觉得不像私奔,像抢亲,把你从万众瞩目中抢出来。不过对方人多势众,我抢得有点偷偷摸摸。”

        穆临乐本来觉得自己用的形容词已经很暧昧了,没想到陆平澜用的词更加散发着让人脸红耳热的气息。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