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心而论,陆平澜的脾气并不糟糕。

        虽然人人都说不要招惹他,但这并不代表陆平澜是一个脾气很差的人。

        恰恰相反,军部的普通军官都觉得他脾气很好。

        可即使如此,也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希望在战斗场合遇到他,包括但不限于实战和模拟战,因为他的作战能力真的太变态了。

        不仅强,还认真,而且气势十足,很容易就让他的对手想起了自己刚参军的时候。

        训练场上的那个人也是如此,他虽然是机甲师,但他同样是正规军校毕业,无论是个人体力还是战斗力都远非普通人可以比拟,可饶是如此,他还是被陆平澜衬托得像个刚入伍的小兵。

        陆平澜也没怎么躲,他微微一个侧身就闪过了对方的进攻,三下闪躲之后,抓住对方急躁的漏洞,手直接扣住对方的腕,全然无视挣扎地一个过肩摔把人摔到了地上。

        因为不是实战,他也没继续下死手,而是略微后退等对方起来,再继续和对方战斗。

        围观的人看着这个场面,轻嘶了一声,不自觉揉了揉自己的背。

        太疼了,果然没事不要招惹穆临乐,简直是自寻死路啊!

        是的,一个上午过去,但凡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都知道为什么会有这场“练手”。

        他们先是用敬畏的眼神看着陆平澜,然后用好奇的眼神看向穆临乐。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