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圆圆其实不想在家具店做工的。

        即使自己大哥一再保证过店老板肖叔不是那种封建迷信的老派人做不出要换她的气运的事,但开店挣老百姓钱不就是以前那种黑心地主、资本家,挣的也是不干净的钱,拿什么保证。

        况且大哥已经不是从前一心为她的大哥了,他现在只惦记着自己的女儿,就连平常准备的零花钱都不常给了,就是给也不像以前那样不多问。

        否则她也不会来店里当个售货员受累。

        江圆圆抿着嘴靠在店里靠在收银柜台上看着几个客人围着家具上下其手,眼底有些不耐烦,脸上却依旧嘴唇微扬甜美和善。

        “阿姨这衣柜跟床是一套的,拆开单买的话要不划算的。”

        客人甲:“这床确实也不错,又带床头柜又有暗箱,跟以前的大小姐出阁嫁妆床一样,就是太贵了。”

        客人乙:“不对吧,我看着像电视里那种外国人的床垫这么高按着软绵绵的,哪里能跟封建的老古董比。”

        “是的。”江圆圆脸上有些自豪,“那可是留洋的设计师设计的,在外面绝对买不到。”

        听到是国外学设计出来的,几个客人都有些心动向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