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湎湎被门外的叫骂声吵醒,睁开眼睛晃了晃脑袋站起来。

        他是被突如其来不按常理劈下来的天劫送来的,否则现在他该和大熊猫一起参加央视那套走进森林节目,他们两要不要客串下,给人类嘉宾找点麻烦。

        瞧着瘦弱瓷白的手臂,娇弱的比熊猫爱吃的竹子都纤细

        这不是他的身体,虽然秋湎湎早就有人形了,但有点不一样。

        喜欢在森林里安安静静一宅就是无数春秋的小熊猫秋湎湎站起来,看向镜子。

        淡金色蓬松的头发,和橙金色的眼眸,忽闪忽闪的,看上去就和他兽形小熊猫一样很小只又很好摸。

        “哎,这个世界有点奇怪。”嗅了嗅空气里淡淡的苹果香,秋湎湎凭借原身留给自己的记忆,找到床头柜里的抑制剂和抑制糖果,他挑了个苹果味的扔嘴里,苹果的香甜顿时令他愉悦的眯起明亮的双眸。

        每只妖怪都有自己的味道,秋湎湎是苹果味的,这具身体的主人是omega,散发的信息素也是苹果味的,“真是巧了。”

        呆呆的秋湎湎坐在床头等抑制剂起效,发情期对动物来说有点点作用,但已经修炼几百年的妖怪就凑合了。

        秋湎湎就感觉有点热,脸蛋红红的,什么没有理智啦,双腿发软走不动路啦都没有。

        就是还有点饿,想吃苹果...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