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霍凌霄看在眼里却觉得他在强撑,如果没记错秋湎湎为数不多的所谓的朋友这几天也没联系他吧?

        这种见风使舵的,最好这辈子都别联系,否则他怕脏了秋湎湎的信息端。

        老管家把他们带到暖房那边,环境更优雅,更漂亮。

        还给湎湎上了两个苹果派,以及各色的甜点,这才缓缓退出,只留下一个霍凌霄陪着。

        毕竟有太多陌生人在场,不少胆小内向的omega会感到不安,需要有信任的亲人陪伴在一边更能令他们放松。

        “我可以叫你湎湎吗?”心理咨询的医生是位温柔,包容,脸上带着笑意暖暖的中年姐姐,性别,应该是beta。

        秋湎湎嗅了嗅,没在她身上闻到同类或者alpha的味道。

        真奇妙,难道这个世界都是靠嗅觉分辨性别的吗?

        万一感冒了,鼻子堵塞了怎么办?

        评估师在一旁走走看看,偶尔会记录些什么。

        “嗯...”橙色的眼眸看上去闪闪亮亮却带着害羞和不知所措。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