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又是怎么回事?秋家说霍小姐没留下多少遗产,而且就算是遗产的话,按道理来说秋鑫和秋湎湎应该都有继承权,作为父亲秋鑫就是能替一个年幼的omega保存到他嫁人。”

        “楼上的老兄,你活在几百年前还是几千年前,Omega还要监护权的年代?”

        平权这种问题,不论什么年代,都会议论不修,两性问题似乎从人类有了自我思考能力后,几万年,十几万年来就不会停止争吵的。

        在长久,高达一年以上抑制的药剂发明前,不论omega还是alpha都充满了不可确定性,他们好用,alpha的战斗力几乎在星际宇宙中所向披靡,能更有效的配合保护国家领土。

        却又如同一个随时随地会爆炸的炸弹一般,另许许多多的beta和他们本身感到害怕。

        所幸,长效抑制剂被发明了。

        当炸弹有了安全锁后,一切都恢复理智,所有人的权利也走向了真正的平等。

        而omega的精神力与他们本身的能力也能得到世人的认可,自由自在的走出家门,而不用被约束在方寸之间,可笑荒唐长达近万年的新娘系,白色高塔,那些往日的牢笼,也终于被囚禁者又或者是被保护者砸毁。

        秋湎湎发完星博就没去管,而是在坐在洗漱台上晃着尾巴,看历史书。

        一边叼着牙刷,一边看着过去沉痛的过往,感叹:“还好我来到现在呢,否则...”他可能就随便找个地方窝起来,专心修炼,早日争取突破叭。

        喜欢自由又喜欢宅的小熊猫晃着尾巴漱了漱口,“咕噜噜~”的吐掉漱口水。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