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萝卜就是这样嘛。”阿宇耸耸肩,“这胡萝卜我先切了,看看明天做什么。”

        “炒肉片吧...”秋湎湎想了想,味道虽然奇怪,就有种青椒娶了西葫芦,两人生下爱的结晶...的味道,怪怪的,但只要是蔬菜,和肉片炒一般都挺好吃:“猪肉的肉片。”

        “行,明天试试,表少爷有空的话也可以来指点一二嘛。”阿宇发现秋湎湎在做饭上有两把刷子,那就一点都不排斥了。

        弱肉强食的时代,任何人对强者都会有本能的敬佩。

        厨师阿宇发现秋湎湎在这方面比他强,他便听得进去,也乐意遵这个表少爷的意思来做菜。

        秋湎湎整个人有些蔫蔫的,没精打采,他觉得先前那有一米二多的胡萝卜不是胡萝卜,但他又不能说自己在邻居家的田里看到过真正的胡萝卜,味道对,颜色对,口感也对。

        说了多奇怪啊,更何况其他人还会问他怎么知道的。

        他怎么知道的?他当然是深更半夜偷偷光顾过咯,后来大半个月发现,邻居家书房和主卧房都没亮过灯,这让还有作妖底线的秋湎湎就忍住了没去偷偷挖人家胡萝卜。

        毕竟是人家的东西,不问自取视为偷。他既然不能和人家说,那就要和人家做比较公平的交换。

        如果对方不愿意换,就算秋湎湎嘴馋也不会再去了。

        哎呀,什么时候能去问问就好了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