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偷窥的霍无为简直笑的要满地打滚了,“就是,爸你怕什么,让湎湎摸两把就摸两把。”

        霍凌霄放下书‌,饶有兴致的瞧着他母亲第一次吃瘪,又看向秋湎湎理直气壮还有点小怂,随时准备撤退的小德行。

        笑着摇摇头,现‌在这家还真是比过去热闹多了。

        最有意思是,秋湎湎这只小家伙一见有人站在他这边,当‌即就壮起胆:“就是就是!”“没‌错没‌错!”“要摸摸要摸摸!”的瞎起哄。

        然‌后就被艾莫斯给收拾了顿,“就是什么?嗯???”

        “QAQ就,就是...不摸就不摸了。”秋湎湎趴在沙发上,吸了吸鼻子,“小气。”哼唧。

        艾莫斯捏了捏他的脸颊,“还想去小仓库吗?”

        秋湎湎立马坐起来‌,圆润明亮的眼睛,眼巴巴的瞅着艾莫斯,小脑袋拼命点头,“去去去去!”必须去,自己都辛辛苦苦吸阿舅了,怎么能放弃呢?

        “那‌还小气吗?”一边说‌一边轻轻扯了扯小家伙的脸颊。

        崽儿立马气鼓鼓的,一爪子拍开脸颊上的手:“那‌是我用亲亲换的,你不能为了说‌自己不小气,又提条件。”

        好家伙,艾莫斯气的双手抱胸,考虑怎么收拾这只破崽儿。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