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恶念空间 >
        叶黎基本上听懂了沈星暮的话,但更多的疑惑又随之出现。他想不明白,沈星暮明显下定决心要替胡海冬复仇,为什么忽然就放弃了?就因为唐静舒以游万金的情人的身份出现?这两件事存在什么特殊的关联吗?

        唐静舒愿意做游万金的情人,显然是为了替郁子岩复仇。她并不知道郁子岩的死还牵扯到左漫雪、李真洋、以及安梦初,游万金只不过是其中罪孽最小的帮凶。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对游万金的报复。一个失去所爱的女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而游万金是她现在能看到的、唯一的凶手,她必定不折手段杀死他。

        在这一点上,她和沈星暮的目的岂不完全相同?

        沈星暮为什么不选择与她合作,直接里应外合打倒游万金与赌王盟?

        叶黎安静开着车,小橘就趴在他的大腿上睡觉。他没有问这些问题,沈星暮却仿佛洞穿他的心思,淡淡解释道:“我和老爷子在大多数问题上存在意见分歧,有时候会因为一些小问题争吵许久,但唯一在看待女人这个问题上,我们的观点至始至终完全一致,便是绝对不要小看任何一个女人。唐静舒恰好是一个女人,而且她有着比其他女人更为决然的狠劲。她狠起来,可以抛弃作为女人的一切。从她成功靠近游万金的那一刻起,游万金就已经输了。”

        叶黎盯着前方,认真开车。

        沈星暮问:“你觉得我说错了?”

        叶黎道:“你的结论下得太过草率。女人的确存在可怕的一面,但更多的时候,她们比男人柔弱得多。我不知道游万金是一个怎样的人物,但他能成为绪城一大黑帮的龙头老大,便证明他有着不弱的能力。说不定唐静舒的万千算计都被他看在眼里,他并不说破,装作一无所知的同时,又把唐静舒当成肆意蹂躏的玩偶。等到唐静舒自以为准备充足、发动绝杀一击的时候,却发现游万金早有准备。她的一切牺牲都是笑话,宛如跳梁小丑一般,被游万金从里到外玩成烂泥。”

        这次换沈星暮不说话了。

        叶黎轻叹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认为,唐静舒足以击败游万金与赌王盟,她替郁子岩报仇的同时,也替胡海冬报了仇。所以你想抽身而退,安静回到自己的温柔乡,守着夏恬安稳度日。毕竟在你眼中,世间的一切都不如夏恬重要。你珍惜和夏恬在一起的一分一秒,有人帮你解决游万金与赌王盟,你便不用浪费陪伴夏恬的时间。”

        沈星暮的神色一冷,厉声道:“我有说过这句话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