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身在时,这样情况少之又少,通常都是钟离殊被气得无话可说。

        就像是小时候,秦瑶不小心撞碎了秦父最喜欢的花瓶。

        当时原身也在场,面对秦父的追问,他实话实说不是自己。

        然后秦瑶就一脸惊讶,委屈到眼泪汪汪,吞吞吐吐地承认是他干的。

        这种情况下,谁都不相信是他,反而觉得是原身在推卸责任。

        秦父也是像今天这样,斥责钟离殊不会教孩子,认为原身总是以生病为借口,逃避责任。

        还好原身不算笨,把事情的经过都录了像,证明了花瓶的确是秦瑶摔碎的。

        钟离殊好不容易有了理由反击,哪里会就此放过,然而她只是多说了两句,秦父就说她揪着一件小事不放,跟一个孩子计较,完全不想之前他是怎么逼问原身。

        也是通过这件小事,原身对父亲这个角色的态度,变得可有可无起来。

        乐正幽目睹秦家混乱的经过,心理各种想法交织,但最终都是为秦瑶不值。父亲毫无尊严,主母和兄长不喜,他在这个家一定很委屈。

        她不准备继续留下来看秦父吃瘪,起身打了招呼,就想离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