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暮之,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温故鸢被温暮之这幅态度给气到了。

        “我这说的不是事实吗?”温暮之现在是丝毫不畏惧,说完便坐下开始吃了起来。

        现在温翎简不在,温暮之是太女殿下,在这里当然是她最大,这些官员她也早就打过招呼了。

        温故鸢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西州的饥荒久治不好,温暮之根本就不是什么经验不足,她就是和这帮官员串通好了,贪污腐败的。

        “温暮之,你就不怕本将军参你一本吗?”风沂桑也被温暮之这幅模样给惹恼了。

        “不知道风少将军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天高皇帝远,这里可是西州,本本殿下最大。”温暮之冷笑一声,继续吃了起来。

        “你……”风沂桑还想继续说,温故鸢打断了,“风沂桑,现在不是和她犟嘴的时候,到时候回了京城,有她好看的。”

        “难不成我们现在就要看着他们这副嚣张的模样吗?”风沂桑愤愤不平说道。

        “当然不是,既然你们都是大摆了宴席,为的是与我们接风洗尘,那便与民同乐吧。”温故鸢唇角微勾露出魅惑的笑容,“子宁千崖,去把府门打开,邀请外面的居民一起共进晚餐。”

        “是的,王爷。”

        “是的,王爷。”

        子宁和千崖齐声应道,他们两个刚刚也是看不惯太女殿下和这帮官员的做法,自家王爷的命令太让人解气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