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夏安凉,化为原型,泡了个舒服的澡后,抖了抖身上的水,就趴在床上睡了。

        翌日,门外拍了半天门,没听到里面回声的林堔,以为出什么事的,直接破门而入,可入眼的便是那还在继续大睡特睡的夏安凉。

        林堔先是松了口气,接着揪住夏安凉毛绒绒的耳朵,“小胖子,起床啊!”

        夏安凉闭着眼睛迷糊道:“还没天亮呢!”说完,翻了个面,就在林堔想要再次伸手之际,夏安凉给背后长眼般,直接用身上的翅膀扇了过去,可不仅没扇到林堔,就连那周身散发着莫挨老子的气势,也并没有镇住。

        林堔再次上手掀开被褥,“都日晒至臀了,再不起来,就把你的毛剃了。”

        夏安凉耳朵瞬间竖起,接着睁眼没好气的瞪了林堔一眼——你剃试试!

        林堔轻笑一声,“不剃不剃,我这不是说着玩。”

        吃过早膳,几人分道去采集干粮,以及路上所需物品。

        “小胖子,别走这么快,等等我呀!”

        夏安凉停下脚步,回头看着那不知搞什么明堂的林堔。

        林堔三步并两步的将刚买的帷帽递给夏安凉,“戴上这个。”

        说完,还没等夏安凉接过,就不由分说的给其扣在头上,夏安凉想要拿掉,毕竟自己戴了面具,没必要再多此一举,弄个带纱垂的帽子。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