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帝王枯冢录 >
        这时门外走进来了一个人,说道:“对付你们几个土鸡瓦狗,老夫一个人就够了。”走进来的正时徐浪,他左手还拿着一把刀,正是他当年的佩刀。

        光头男子,看着徐浪,“你个小老头说什么大话呢,还说我们土鸡瓦狗,老子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光头说着就像走上前去,但是被儒雅男子一把拉住了。

        儒雅男子道:“君楼能依仗此人那就说明他确实有本事,不要冲动,你们两个去把他拖住,我来杀君楼,否则咱们杀不死他。”

        说完儒雅男子从腰间抽出了一把软剑,光头男子抽出了他背后环首刀,“好,你可要快点,这老头的杀气我已经感觉到了,看来他确实不简单。”

        壮汉拿着流星锤,“走吧,我们两人拖得一时半刻应该不是问题。”

        此时在粮仓外,一个年轻男子正拿着两把短剑站在那里,刚才还悠哉游哉的他,现在拿着兵器开始认真注视这前方,因为两个男子走了过来。

        这两个男子正是默长卿与姜尚,默长卿拿着一个扇子,姜尚则是拿着一把刀,看了那个年轻人一眼,默长卿就道:“你不是他的对手,去里面吧,有老将军在,应该出不了太大的问题,你去帮祝岩,这个家伙就交给我了。”

        姜尚点了点头,随后便走了,那个年轻人也没有阻拦,因为他现在的目标是默长卿,“想不到君楼身边还真是高手如云,秦阵他们四个都是一流高手,我以为就够多了,但是没想到还有你,你叫什么名字,能死在我刀下的人都配让我知道名字。”

        默长卿“哗”的一声打开了扇子摇了起来,“那你先说说你叫什么吧,毕竟想死在我手下必须是要有些名气的人。”

        年轻人对默长卿一个抱拳,“在下呼延庆。”

        对于尊重自己的人,默长卿向来也会尊重,他也一个抱拳,“在下默长卿,听你的名字,应该是江门郡呼延家的人吧,若是这样我也能猜个十之八九了,是那个老家伙让你们来的吧,他都快老死了怎么还想着报仇。”

        呼延庆道:“这不是我关心的事,我欠那个老家伙一个人情,所以我要还了这个人情,其实刚才不应该说的,这样会给呼延家带来灭族之祸,所以现在你必须得死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