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刀子笑了,“算了吧,你勉强跟我打个平手,要不是你有那啥法宝,你也不能打赢。”

        “呵呵,你错了。老子我刚刚炼器消耗了全部真气,不然就你这水平,我两个回合就把你干掉了。”姜凯活动了一下酸溜溜的胳膊道,“格老子的,差点累死爹了。”

        听见姜凯的话,刀子半信半疑。

        许久后,刀子才说:“看得出来,但是我不明白什么为修真。”刀子有些蒙圈,什么修真,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词汇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地翻滚,也找不出个答案。

        他真心的只听说过修武。

        “这个你就很意外了吧?”

        “当然,不过我明白你没有杀我,是想我帮你做事?”

        “对。”姜凯没有掩饰,“我这样的人注定会有很多的敌人。”

        “这个我明白了。”刀子就知道这个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

        “你帮我,我会帮你对付你的门派。”

        “我的门派么?看起来很正义,实际上打着正义的旗子干着肮脏的交易。所以,我才会脱离门派。我在脱离了门派之后,我发现无法生存,就干起了杀人这件买卖。”刀子苦笑道,“是不是很讽刺啊?”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