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现在,齐掠依旧不知道齐拯当初跟着母后学习的是什么。

        母后和齐拯不愿意告诉他,他也就不去探究。

        但当他终于坐上龙椅,成为一国之君,接过一国之责任时,他忽然就明白了。

        无论当初母后教给齐拯的是什么,交给齐拯的又是什么,也不过就像是父皇命人,甚至是亲自教他帝王之术,最后把这江山交到他手中一样。

        不仅是权力的赋予,更是责任的交接。

        想来齐拯也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接过了属于他的责任。

        齐掠这些年来都有些什么心路历程,齐拯当然是不知道的,而且也没有兴趣知道。

        其实从齐拯偷偷把宫里来的太医开的药换掉的行为,就可以看出来,齐拯对齐掠还是多有防备。

        其实也不是单防着齐掠,他在凡俗界是个王爷,在修真界也有着自己的势力,结识的仇家不说多,但也不少,各方的手眼都要防着点的。

        更何况,小时候就在这入口之物上吃过一次亏了,齐拯自然是很要防备的。

        而且因为性格、学习与经历上的不同,齐拯虽然年纪比齐掠小,但却比起作为一国之君的齐掠还要成熟稳重一些。

        虽然是兄弟君臣,但这些年相处下来,两人的相处模式与普通的兄弟、君臣大有不同,作为兄长的齐掠,反而是要更敬重齐拯。

        而齐拯,表面上也是尽了臣子之道,实际上也没将皇位以及齐掠多放在眼里。

        说没放在眼里,也许有点奇怪,但事实上齐拯就是这样一个人。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