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九歌习惯性的还要往车前坐,齐拯伸手一拽她的袖子,就把她拽进了马车里。

        要跟着齐拯去秘境,而不是作为侍卫守在齐拯身边,燕九歌自然是没有穿王府的侍卫服的。

        她穿的是自己上次从街上买回来的蓝色的那套便服,袖子比侍卫服要宽大了不少。

        燕九歌踉跄两步跌进马车厢后,还有些茫然。

        齐拯解释道:“你也不认识路,外面有人驾车,你就跟我坐在里面吧。”

        燕九歌欣然接受。

        能坐在马车厢里,舒舒服服的享受,谁要坐在马车前的硬邦邦的木头上受罪?

        从京城到太衍山,其实不算远,可大路还算平整,要翻过一座山时,山路崎岖,为了防止颠簸,马车行得又慢,这一路确实也要了不少时间。

        在途中的客栈休息了两晚,三天后,他们终于到了太衍山。

        从太衍山外围再往里,马车便走不了了。齐拯没有带别人,只带着燕九歌,两人往太衍山内围走去。

        走了不知道多远,齐拯中途都停下来休息过两次,两人才终于到了地方。

        途中有一次停下来的时候,齐拯便从他的储物袋里拿出了两副面具,一副银色,一副黑色,银色的那副面具上还带着些隐约的花纹。

        齐拯自己带上那副银色的面具,把黑色的给了燕九歌。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笔趣阁;https://www.xp7000.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