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真界最得力的手下,带的都是黑色面具,我这里也只有黑色了,不介意的话你就带上,隐藏下身份。”

        自从燕九歌开始给齐拯解毒之后,齐拯对待燕九歌的态度越来越不像是对待属下的态度。

        如果硬要形容的话,大概类似于一个家族的家主,对待家族里比较亲近的长老与客卿之类角色时的态度。

        燕九歌倒也不介意,甚至很高兴于齐拯对待她的亲近态度,但有时也会比较无语。

        就比如这时。

        燕九歌二话没说,拿过那副黑色面具带在了脸上,然后开口对齐拯说:“王爷这难道是觉得,小九还不配成为您最得力的属下吗?”

        要是跟女孩子有点相处经验的人,这时候就能听出来,燕九歌只是在跟齐拯撒娇了。

        可惜齐拯一个洁身自好,没近过女色的人,虽然听着这话有些别扭,但到底是没听出来燕九歌话里的撒娇意味。

        他还没开口为自己解释,燕九歌就又开口说:“还是说,王爷您嫌弃小九练气六层的修为太低吗?”

        齐拯连忙摇摇头:“不是,我只是……”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