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峰听到这里,心中已经有了不详的预感,果然智光禅师一口气说了出来:“后来,我们带着这婴孩去了少林,等待了几个月,那辽国武士并没有派人来攻,才知道是上了当了。我们觉得对不起那孩子的父母,愧疚万分,当时只想让他平静长大,就将他送入了嵩山脚下一户没有子嗣的农户人家。”

        全冠清跪在地上,却是满脸冷笑,宋奚陈吴四位长老神色复杂,乔峰脸色大变,颤声问道:“智光大师,那……那少室山下的农人,他,他,他姓什么?”

        智光说道:“乔帮主,应当猜到了,那农人姓乔,名字叫作三槐。”

        乔峰大叫道:“你胡说,三槐公明明就是我生父,我是汉人,你捏造这谎言来骗我。”他猛扑了过去,一把抓在智光胸口。

        单正和谭公谭婆以及那怪人大喊道:“不可!”都扑了上来。徐长老也要动作,却见着沈元景在一旁冷笑,不敢出手。

        乔峰单手抓住智光,另一只手轰的一掌打出,那单正首当其冲,被一掌打飞,谭公和谭婆落后一步,接了一掌,齐齐后退咳嗽起来,那怪客立马收手,到了谭婆旁边,紧张的问道:“小娟,你没事吧?”

        单正五个儿子跟了过来,乔峰一手抓住单老三,丢了出去,又反身一拿,把单老四拿住,按在地下,用脚踩住头颅。

        单家父子六人,谭公谭婆都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却在片刻之间,被他一人打得落花流水,丐帮那些个长老弟子也全都看得呆了,料想不到,这个平素里头和他们一起大声说笑、大碗喝酒的帮主,武功竟然高到了这般地步。

        单正不顾受伤,连忙上前哀求道:“乔帮主,我单家和你无冤无仇,求你放了我家孩儿。”徐长老也说道:“乔峰,智光大师德高望重,你不可伤了他。”

        乔峰大声道:“不错,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要这帮主的位置,拿去便是,为何要这般污蔑我。”声如杜鹃啼血,那几个拿着兵刃的丐帮长老听了,又纷纷垂下手。

        众人都不敢说话,只听那怪人嘿嘿笑道:“可笑,汉人如何,契丹人如何?你硬要冒充,有什么好的,连亲生父母都不认了吗?”

        沈元景突然道:“乔兄,你先放了那大和尚,我来问你一件事。”乔峰看着他的眼睛,半晌才松开智光,一剑脚将单老四踢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