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夏。

        “娘,小妹还没起嘛?”

        苏家四儿媳刘晓月,正在收拾着堂屋大伙儿用过的碗筷。抬头瞧了眼西屋还紧闭着的房门,心里不免带着点艳羡。太阳都晒屁股了,还能待在屋里头睡觉的恐怕也只有小妹了。

        此话一落,刚准备下地去上工的众人都转头看了过来,这语气听在耳里难免有点酸味。

        坐在小圆凳上换鞋的苏家老四苏仕铭,闻言手就是一顿,也跟着抬眸瞅了自家缺心眼的媳妇一眼,转而摇了摇头微乎及微地叹了口气。

        果不其然,前脚已经踏进灶屋的钱春萍听见刘晓月的问话,当即就转了一个弯。最近压在心里头的火一下就被点着了,跟炮仗似的掐着嗓子开训:

        “咋地?又想让我闺女替你去下地?一天到晚就知道盯着你小姑子,她才磕伤了脑袋你就不想让她好!要不是你们一天到晚尽知道在背后碎嘴,我家幺幺犯得着去上山扒猪草吗?她要不扒猪草能从山上滚下吗?

        白白遭了这份罪你们不想着多疼疼她,就知道把眼珠子嵌在我闺女身上。你要想睡懒觉也行啊!她有她娘惯着,想几点起就几点起!有本事你也回娘家让你娘惯!”

        话落钱春萍便将手上的抹布用力掷在饭桌上,惊得刘晓月一颤。

        见着当家的发火了,众人动作都轻巧了些,生怕引火上身。

        虽说苏家几兄弟根本没这个意思,谁不心疼小妹了?就差把她当祖宗供起来了都。但是这会儿也不敢跟气头上的钱春萍顶嘴,不然她起码能再说上半小时,这就耽误上工了。

        门边挎着竹篮的二儿媳张霞,打进门就看不惯婆婆惯着小姑子,对于这个蠢妯娌也是看不上眼,正一脸看好戏的模样。心里头还没得意两下,转眸就对上了婆婆钱春萍的视线,立马缩了缩脖子。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