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我没有意见。”

        身后传来一道平缓沉稳的男声,语调中还特地带着丝当地的方言,只是话里的干脆让苏容十分诧异地回头。

        都不象征性挣扎一下?说倒插门就倒插门了?

        这大早上的,戏一出接一出,众人的视线又齐刷刷的落在出声的许林安身上。虽然许家老大人有些呆,但是不得不说这身体格还是很出挑。

        即使穿着洗得泛白的麻布短褂,优越的身高还是让人无法忽视。过长的碎发遮住了半张脸,只瞧得见高挺的鼻梁与棱角分明的菱唇。

        许是许总这段日子的确被磋磨的可以,瘦的下颚线越发的清晰,说话时还能瞧见上下起伏明显的颚骨。

        换个角度,吃不好睡不好或许还是好事,无意中缩小了许林安与许森之间的差异,即使在大半个村民的注视下,也没有谁会去怀疑,面前这位主动愿意倒插门的许家老大,是冒名顶替的。

        无视周围的看客,许林安随着话落,就迈开长腿向苏容的方向走去,整个人就跟个电线杆似的树在钱春萍母女身后。好似从今儿个起,他许林安就是她们苏家人了。

        距许林安仅一步开外的苏容:.......

        或许事业成功的要素之一,就是不能要脸。

        三人对面正是还叉着腰一脸惊愕的李秋英,两方对立,一目了然。

        许林安这明显站队的举动,让周围看戏的村民的眼神更加意味深长。虽说这许森不是李秋英的亲生儿子,但好歹住在一起这么多年,这声娘也喊了二十来年了,竟然这么不被这傻小子待见,也不知道平日里李秋英都是怎么待他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