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两天苏容都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看书。

        从邵怀庭那里借来的课本,除了其中两本高阶物理,其他都是偏向文科的高中复习资料。当中竟然还有两本英语练习册,虽说现在高考除了外语专业,好像并不强制考英语,但是如果英语成绩好那将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到底还是占了时代的便宜,所以苏容打定主意就考外语专业,毕竟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自那天从小学一起回来后,苏容就没再见过许林安,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不晓得名字户口改好没有,连着两天都没再在苏容的空间里出现过。

        思及此,苏容握着铅笔的手一顿,右手食指无意识地敲了两下笔杆,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不来不是更好,正好清净。

        “娘,小妹真的要考大学?”

        刘晓月跟钱春萍坐在院子里的阴凉下,择着从自留地里割的韭菜。

        八月的太阳将院子里的泥地烤的滚烫,偶尔的一阵风卷过都显得格外的凉快,刘晓月热的脱了布鞋踩在鞋背上解暑,望着坐在窗户口奋笔勤书的小姑子,一脸为难的凑近钱春萍。都连着两天了,这么热的天,也亏她还能在屋子里坐得住。

        此话一落,钱春萍也是面露难色,虽说在她心里她家闺女那就是天仙下凡的宝贝,盘正条顺还招人稀罕,谁都比不上她家苏容。但要让她摸着良心问她闺女是不是块读书的料,这吹牛皮的话钱春萍还真说不出口,怕一不小心崩坏了牙。

        要是苏容真那么喜欢念书,她钱春萍就是砸锅卖铁怎么着也会供她读到中专,不会就现在一个小学文凭。

        想到自家闺女当初抱着门楼子死活不去念书的模样,钱春萍手下择菜的动作更加利落干脆,隐隐还带着股狠劲儿,咔咔咔一根又一根。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