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糖想了想,昨天晚上遇到那个孩子,大概只能达到自己大腿中部的高度,今天好像有自己大腿根部的高度了:“好像是哎!”

        程悬叹气:“生活不易,靓仔叹气。”

        姜糖:······

        姜糖:“那这样看来,这个孩子是真的不简单,也不知道曾幢他们发现没有。”

        程悬:“曾幢就别想了,你也不要把周诲的智商看得和你一样。”

        姜糖:好讨厌哦,这个人的嘴巴······想给他撕烂呢······

        就这样各怀鬼胎,呸,各怀心思的过了几天,小凡已经长到了姜糖的腰的高度了。

        这天早晨,小凡还在车上睡觉,其余人都下车准备早饭。

        曾幢笑眯眯:“小凡好可爱,昨晚上靠在我腿上就睡着了,还打呼呢······”

        没有人搭理他,但是曾幢也不生气:“小糖,咱们今天早餐吃土豆饼可以吗?小凡说他想吃。”

        “可以啊。”姜糖想了想,实在忍不住,小声对曾幢说:“曾幢啊,你有没有发现小凡好像有点变化哎。”

        “有啊。”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