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刺啦一声,床单被撕破了!

        姜糖咽了口口水,尝试着撕了一下床单。

        刺啦一声,床单变成了布条······

        原来,是真的自己充满了力量,不是感觉?

        “程悬大叔啊~”姜糖一声惨叫。

        程悬不知何时站在了姜糖身后,环抱着双臂,懒洋洋地靠在门上:“?”

        姜糖颤抖着嘴唇:“我,我的力气变大了······”

        “你觉醒了异能。”程悬冷静地说:“看来你的异能和曾幢一样,是力气大。”

        姜糖:T-T

        “人家女孩子的异能都是水呀,植物呀清新可爱的异能。”程悬憋着笑:“你果然与众不同。”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