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音软软的,糯糯的,像一只可怜的小动物。

        程悬不由得心软了:“进来吧。”

        姜糖欢呼一声,几步走进床后,把抱着的一大堆东西往床上一扔,自己就躺在了程悬的床上。

        程悬:我好像承受了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她该减肥了~

        程悬:“你干嘛?”

        “睡觉呀!”

        “这是我的床。”

        “你同意我进来的。”

        “我是让你睡地上。”

        姜糖: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的老大叔!

        “老大,人家是女孩子,而且还在生病······”姜糖刻意把声音放得柔和。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