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过于瘦小,连衣裙松松垮垮地挂在她身上,她平板的身材完全撑不起那连衣裙,像是一个偷穿妈妈衣服的小孩······

        姜糖:这个狗男人是在嘲讽我身材不好吧?

        程悬:就这小家伙的身材,都把这裙子穿得这么好看,我眼光真好。

        姜糖怒不可遏地冲回房间,换回自己的衣服,把裙子扔到垃圾桶。

        但是又突然想起程悬那亮晶晶的眼神。

        姜糖慢慢弯下腰,把裙子从垃圾桶里捡出来,整整齐齐把裙子叠好,然后放到衣柜最下面。

        出来时,发现程悬已经开始吃饭了。

        两人第一次这么沉默的吃完一顿饭,但是这感觉,似乎······也不错。

        姜糖见吃完了饭,自觉地洗好澡,就钻到程悬,不,应该说是他们两人的床上去了。

        程悬洗好碗,也进了房间。

        但是他也没靠近,就站在门内:“帮我上药吧。”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