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表兄?”

        那前脚还嚣张跋扈的公子哥见到来人,一骨碌爬起来,也不顾身上的灰尘,一脸谄媚凑到祁乃钰面前讨好。

        能屈能伸,叫人叹为观止。

        若是旁人做出这幅样子最多被唤一声‘马屁精’,偏偏这人乃是定国公府上最尊贵的小主子,大名成希,蠢蠢的模样多看两眼都觉得辣眼。

        任凭成希怎么想,也想不到太子会亲自来。

        还是在他借了太子名义狐假虎威之后,他仿佛听到了巴掌打在他脸上的啪啪声,又脆又响!

        “当不起成公子这么一句表兄。”祁乃钰从车中走出,冷冰冰扔下一句话就走到殷册的身边站定。

        定国公成谕戎马一生,比起安王殷纵义他是坚定的保皇党,两个女儿也都嫁给了泰和帝。有一子,其子成继安与其父一样优秀,只是子嗣方面就远不如自家老爹了,只有一个嫡子长成不说,还养成了一个纨绔,不学无术,脑袋空空,比之之前的安王还不如。

        安王好歹是只爱美人,这位可是荤素不忌,玩得很开。

        “表兄,太子,太子殿下,臣弟也就是话赶话,这不是怕堕了表兄你在外的威名嘛!”

        “啧,只怕是借着太子的名义狐假虎威为非作歹吧?”

        殷册嗤笑一声,声音不大不小正巧落在了成希的耳中,这可真是将炮仗给点着了,当即撸起袖子就要给殷册点颜色瞧瞧。

        “殷册,这跟有什么关——关啊——杀人了!”

        成希刚吐出了几个字,一旁鹤城长刀出鞘直接横在了成希面前,若不是成希躲得快,只怕是这刀就落在他脖子上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