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十五,中元节。

        一轮圆月挂在空中,透出诡谲的深红,被淡薄的云雾晕开朦胧的血色,不知何时,这荒无人烟的玉兰山里,多了个深不见底的坑。

        几缕缥缈的雾气从坑底逸出,轻飘飘落在坑外化作一只的白兔子,毛茸茸圆滚滚的,双眼通红,大小与成年人的巴掌一样,长耳朵垂在两边,上下扇了扇,小鼻头微微耸动,灵动又可爱。

        兔子看看坑底,站在那坑边默默沉思了一会,转身往外蹦去,它跳得极高,两三下竟然飞一样的跃到了空中。

        但很快就被空中无形的丝网拦住,从天上掉了下来。

        再滚到地上时,竟变成了身着白袍的少年。

        少年伸手揉揉额头,恼怒地抬头看去,随意伸手一抓,竟被他扯下了一张透明的网,破破烂烂的被丢到地上。

        接着又被被他狠狠一踩,瞬间化成烟雾消散。

        “雕虫小技。”

        也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东西,竟敢在他沉睡的地方做这种小动作。

        纪乐嫌弃地避开仍有余烟的空气,赤着脚往前走。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