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还没亮透,秦意就开车去了老街岔口的文玩店。

        这店名叫四象堂,开在老街里,在一众奶茶店饰品店的对比下显得十分清冷,里面的东西又都是成千上万起步,不知真假,大多数人看一眼也就走了。

        说来奇怪,这么多贵重的东西放在店里,店里也没雇两个保镖,只有一个姓陈的白胡子老头天天蹲在店门里,外加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孩跟着照顾。

        秦意走进去时,老爷子正在喂鸟,转眼看见他,神情颇为惊诧。

        “怪了,秦六爷竟然也会来四象堂?”

        这老头说话口音重,三千年的老树,一身改不掉的旧社会臭毛病,倚老卖老很有一套,要价又贵,秦意以前一向是不太喜欢这老妖精的。

        可在妖管局的监控下,私下贩卖法器灵器这种事没什么妖鬼敢做了,也只有这老头不知死活,带着只小凤凰崽子,隔几年就换个坑,滑得像泥鳅。

        到底是得道过的正统妖精,妖管局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秦意打量这店里,道:“你这里有没有那种,可以控制很厉害的凶煞,又不会伤到对方的东西?”

        说完又补充一句:“轻微伤害也不能有。”

        陈老头斜眼看他:“鱼和熊掌兼得,哪来的这种好事?”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