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意其实还没想好要不要用这东西。

        虽说纪乐性格蛮横,但也不至于让他恨的牙根痒,这东西放在身边,本来也是做个防备,可没想到他鼻子这么好使,隔着灵袋都能找出来。

        秦意伸手,试探着将袋子拿回:“别乱动……”

        毫不意外的又被拍了一巴掌,刚刚被抓出血痕的手背又添新伤。

        纪乐瞥他一眼,不紧不慢的打开袋子,这灵袋是用传说中的鲛纱做成,坚韧无比,却被他轻轻一扯就坏了个角。

        他凑上前动动鼻子闻了闻,耳朵乱动顶掉了帽子,心中惊喜:“灵物?”

        秦意紧盯着袋子,却见纪乐已经伸手揪出一小截藤蔓。

        藤蔓出了袋子,就开始慢悠悠的变长,细细的藤身似乎察觉了邪煞的气息,蛇一样缠绕纪乐的手腕。

        可还没等嚣张的将面前的邪煞束缚,就被他两根手指捏住叶子,轻而易举的摘了一片下来。

        秦意心脏猛地一跳。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