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心中早已有了怀疑的种子,只是她想听听她母亲的答案,毕竟那是她的妈妈。

        “知柠,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大晚上的发什么疯!”唐母的语气满是严厉,“我不想再听到你的疯言疯语。”

        “妈妈——”

        唐母呼了一口气,“我们之前的约定,下个月你也该回来了。”

        唐知柠声音发涩,“我知道。”

        母女俩也没有别的话要说了,唐母先挂了电话。

        她和孙女士大概母女缘分太浅了,虽做了母女,却没有太深的感情。

        唐知柠轻叹了一口气。

        这个晚上,唐知柠做了一个梦。

        大概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竟然梦到了自己和一个男人滚床单。

        画面相当刺激、香艳。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