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知柠当晚九点到达c市的,说来,她去b市读大学后,每年过年才会回家。后来等她去美国留学,期间也就回来过一次。

        她只拎了一个包,一点不像回家的样子。

        c市市中心变化不大,夜色依旧璀璨。

        从车站到家又花了半个多小时。等到到家,唐知柠发现家里的门锁已经换了。好在,唐母今晚在家。

        唐知柠敲了两下门,唐母开了门。

        “知柠?”唐母有些诧异,“怎么这么晚回来了?”

        “妈妈。”唐知柠走进去脱了鞋子,便赤着脚进去了。

        “穿上鞋子。”唐母拿了一双拖鞋给她。

        唐知柠套上,鞋子看起来很新。“爸呢?还没回来吗?”

        唐母不冷不热道:“他有应酬。”

        唐知柠也没有深究,她爸妈是工作狂,不着家也是正常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