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我什么了?”沈司霆抬手轻轻理了理她额角的碎发。

        唐知柠没有说话,似乎还沉浸在梦里。梦到你对我见色起意!一点也不温柔,那种撕裂的疼痛,她在梦里似乎都感觉到了。

        技术不咋滴!

        沈司霆突然低下头,慢慢贴近她。

        梦里她刚刚回味了某些往事,现在又面对沈司霆这张英俊的面孔,唐知柠的脸更加发烫,心情窘迫,呼吸越来越急促,四目相视,“我梦到一个宴会,你一出现,周围人都望着你。”

        “然后?”他轻声诱惑着她的话。

        唐知柠眼眸左右闪躲着,“没然后了,我被你叫醒了!”

        “怪我。”沈司霆拉过她的手腕,知道她在撒谎。“起床吧。”忘了以前的事于她而言也好。

        唐知柠轻轻呼了一口气,她这算是做春梦了?

        因为唐知柠睡过了,他们也只能晚点去接沈忆安了。沈司霆和沈忆安通了电话,告知他们会晚一点来。

        已经过了下课时间,围棋班的孩子大都被接走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