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三人各占大床一角睡觉,倒像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同窗情形一般,而沈忆安就是两人之间的那碗水。

        唐知柠迷迷糊糊间,想着她和沈司霆已经

        同床共枕了两夜,这事说出去,估计圈里的女性都要撕了她。

        今晚又换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原以为她会睡不着,结果,她和沈司霆说完“晚安”,十分钟后,她就睡着了。

        这些日子观察下来,沈司霆不是“霸总”属性,看上去还是一个正直的中年人。

        第二天早晨,唐知柠迷迷糊糊听到沈忆安的小奶音,“爸爸,我要尿尿,憋不住了。”

        一瞬间,大床动了一下。

        沈司霆抱着他儿子火速冲到了卫生间。

        唐知柠也爬起来,她不禁想到,原来这就是家庭生活、夫妻生活啊。

        沈家的早餐丰盛,大厨做了十几样餐点。

        沈忆安咬了一口汤包,“唔,Peter的厨艺真棒!妈妈,你尝尝。”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