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知柠慌乱地回房了,甚至还把门给反锁了。

        她住进来的第一晚,都没有锁过。

        可惜,沈司霆没有过来,不然发现了,他估计要把鼻子气歪了。

        唐知柠她捂着脑袋,努力地回忆过去,却什么也想不出来。

        她的记忆还能找回来吗?

        唐知柠想,找个时间,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这一晚,唐知柠辗转反侧,一直失眠到凌晨四点。

        第二天早晨,沈忆安如常找她,他扭了一下门把,打不开。他心里有些奇怪,驻足在门口。

        沈司霆从卧室出来,看到儿子,“不要吵你妈妈,让她再睡会儿。”

        沈忆安拧着眉,“门反锁了。好奇怪啊,妈妈是怕我去吵醒她睡觉吗?”

        沈司霆动作一滞,不是防你,应该是防我?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