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司霆的脸色果然变了,气息都变得急促。他紧握地她的手,“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你别紧张。”唐知柠安抚着他,“之前一直断断续续的,就像看黑白电影一样。”医生说过适度的刺激或许会让她想起什么,这段时间,她一直和沈司霆在一起,记忆一旦受到刺激,就像匣子打开了一个口,有些事一点一点的冒出来了。

        沈司霆拧着眉,“知柠——”

        她轻轻应了一声,“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你场景,想起了那天晚上,还有我发现怀孕。”他的手竟然冒汗了,真是神奇。她歪过头,眼底浮现着无奈,“我想起我妈妈把安安偷偷送走。”她生下安安的第二天,妈妈就把安安送走了。她疯狂地去找孩子,怎么也找不到。

        她跪在地上求着她的妈妈。

        “唐知柠,你是疯了吗?你想把自己的人生毁了?未婚生子,你以后怎么办?你还让不让我和你爸爸活了?那孩子我已经送人了,我也不知道送给谁家了,你再也不会找到他。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她性子执拗,到底没有死心。第五天的时候,她终于找到了消息。可当她在去的路上因为着急没有注意车辆,过马路时出了车祸。

        沈司霆的喉咙上下滚了滚,一直以来,他就处在矛盾中,怕她知道真相,二度受到伤害。“你出了车祸后,你妈妈找到了我。我想她应该是从宋清那里知道的,她还是挺担心你的。”

        唐知柠应了一声,如今时过境迁,安安又在她的身边,她已经能坦然地看待这件事了。“她能把安安送到你身边,也是她最大的让步了。当初要不是因为发现怀孕时月份太大了,流产风险太大,她一定会让我打了孩子。”

        沈司霆问道:“你当时怎么就没有想过来找我?”

        “哎。我那个一直没有规律,三个月不来都是常事。那天的事,我又怕又慌。后来正好老师交给我一份工作,我便忘了。等三个多月后,我才发现不对劲。医生建议我不要流产。”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