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落落将陈姿的事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唐知柠,“你说她这么多年是不是还在等沈司霆啊?”她轻叹一声,虽然说陈姿傲慢,爱而不得,同是女人,她也能理解她的。

        唐知柠也好评价。对于陈姿买了她先看中的鞋子,倒也不介意。随后,她又买了另一双差不多款式的。

        沈司霆回来的晚,这些日子,忙着一个大项目。这世上付出和得到总是成正比的,想要做出成绩哪怕沈司霆这样的家庭出身,他依旧从小就得学更多的知识。从沈忆安就能看出来了!她盼着沈司益能正经些,这样,她老公和安安以后就能轻松些了。

        唐知柠帮沈司霆热了一杯牛奶,沈司霆洗完澡看到牛奶,不觉一笑。“婚纱合适吗?”

        “挺好的,很合身。”唐知柠见他眼下有些青色,知道他这些日子辛苦。她拿过毛巾,“你坐下,我帮你擦擦头发上的水。”

        沈司霆的发质很好,头发多,且硬。对比唐知柠,头发少,又软。她的指尖划过他的发间,“分我一半就好了。”

        “这个我没办法帮你了。”

        唐知柠叹息,“还好安安的头发随你。”都说聪明绝顶,她真心以后安安中年谢顶啊。说来,唐知柠前两天参加活动都已经戴假发片。哎,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沈司霆握住她的手,“嗯,好了。”他轻轻一拉,将她抱进了怀里。

        第一次结束后,唐知柠担心他很累,估计着他的身体。“你不累吗?”

        沈司霆闷声笑了一下,“我想更累一点。”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