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落落的眼泪把眼妆都弄花了,她抬手一擦,眼尾划过两道黑线。

        佟泽楷看在眼里,莫名想笑。平时见过她装傻、扮凶,就是没有见过这么弱势的一面。他终于明白“楚楚可怜”的意思了。能让她这般,看来她是遇到大委屈了。他让助理去问了一下,很快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他拉过她的手,“走吧。”

        许落落惊住了,“去哪?”

        佟泽楷眉眼闪过一抹冷冽,“跟着我。”

        简单的三个字却让她感到了心定。

        再次回到那个包厢,里面的人齐齐看来,谈笑声立马停止了。

        “佟总,您怎么来了?”

        在座的几位男士都是三十多岁,见到了佟泽楷只能放下身段。

        佟泽楷扫了眼前几个人一眼,他都不认识。

        那几人见许落落跟在佟泽楷身后,知道不好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