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谁。”孟多放下手,后背贴到墙壁,他便扶着墙壁站了起来。

        “锄奸惩恶的人。”一人说。

        “我不是奸人,也不是恶人。”孟多说。

        另一个人回答他,“谁见过恶人会承认自己是恶人,哈哈哈哈。”

        说话的两个人笑了起来,一人问:“动手吗?”似乎是在询问三人中的一个人。

        孟多没有听见回答,但突然有人对他动起了手,拳头肆无忌惮的落在孟多身上,他看不见,躲避也成问题。

        孟多的胸口被踢了好几下,感觉肋骨好像断了,他低头吐了一口血,突然听到了一个压的很低的声音也跟着笑了一声,孟多的眼睛看不见,耳朵很好使,一下子听出来了第三个人的身份,孟多声音嘶哑,笑了起来,说:“原来是你,胡老板。”

        胡老板没料到他能猜出自己,表情慌张了下,但想起来此地封闭,没有人能找到孟多,便不再掩藏,走到孟多面前,“孟老弟,多日不见了啊。”

        粘稠鲜红的血从孟多唇角渗出,他笑了一下,说:“小人行径。”

        胡老板以为能看见孟多惊慌求饶的表情,但却没有,不由得心里有些失望,他看见孟多撑在地面的手,突然伸脚踩住孟多的手指,用力碾动,说:“小不小人孟老弟你是走不掉了,以后外面的荣华富贵也与你没有关系了,我胡某人的生意你也敢抢,我看你也是活得不耐烦了。”

        孟多疼的眉头狠狠一皱,他用另一只手抱住胡老板的脚,顺着裤脚胡乱的往上抓,似乎是想要求饶,胡老板的脸上露出讥笑,正想说话,眼底忽然掠过一道白光,他的耳朵听到“嘭”的一声,接着,右腿剧痛难忍,湿淋淋的鲜血喷了一地。

        胡老板摔倒在地上,惊恐的看着自己血流如注的右腿,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手指颤抖的指着孟多:“他他他......”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