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欺诈师,我这么任性,世上没有人愿意被杀的,对吧。”

        白发齐肩的少年脑袋歉疚地抵着门,手指还在往下滴着血,嗓音充满了脆弱自责:“是我错了,欺诈师,我为我之前的所作所为道歉……”紧闭着的眼睛睁开,他低声道:“让我杀……”

        意识到什么,他立刻柔声改口:“我不会再杀你了,我们和好吧。”

        “和我和好吧……欺诈师,像以前一样……”

        “你出来嘛,欺诈师。”

        略带撒娇恳求的声音,几乎让人心软,言语中的忏悔愧疚似乎浓得要把本人淹没。

        你他妈才是欺诈师吧?而且你刚才已经把你的真心话说出来了吧?还是想杀我!

        安全防护门里,少女冷笑一声。

        如果她信杀人鬼口中的话,那么她就是真的无可救药的蠢货了,只怕门一打开,杀人鬼就会笑嘻嘻说我骗你的,然后亲手把她杀掉,来满足他内心的恶欲。

        但……

        她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变得不安和犹豫:“真的吗?你真的反省了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