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太大了,江暮凝回来脸惨白惨白。

        迟云含担心地问:“怎么了?吃坏胃了吗?”

        江暮凝点点头,拿着纸巾擦了擦嘴,在迟云含耳边轻声地道:“你好狠。”

        迟云含也感觉这个招太毒了,要是迟雨容拿去给Twilight,那画面……她真是个心肠歹毒的女人。

        江暮凝又加了一句,“不过,我喜欢。”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迟云含怪不好意思的,脸红了,江暮凝又贴过来,要闻她的信息素,“呕……让我再闻一口,实在受不住了。”

        迟云含拍拍她的后背,拿了杯水给她。

        对面迟雨容拿着手机,似乎在发信息。

        过后,迟雨容看向她,疑惑地道:“云含,你确定这个香料调出来好闻?”

        迟云含回怼她:“不是爸要配方吗?”

        迟雨容脸上的笑意僵住,亡羊补牢地说:“我只是疑惑,职业病而已。”说完,她就给迟爸爸递了一个眼神。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