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甲方很挑剔,迟云含还是干劲十足,有一句话说的好,十年磨一剑,她就不信了,她画个几百几千张图,就拿不下一个Twilight。

        中午,迟云含去吃饭,本来想约鹿向媛一去,但是鹿向媛她们部门有事要忙,她是制作师,就是做香瓶的,别看她是个弱女子,其实非常猛,玻璃瓶在她手中这样吹吹,那样捏捏,就成型了。

        迟云含一个人去餐厅吃饭,路上有人聊八卦,她也喜欢吃瓜,赶紧凑过去听,就听到别人这么说——

        “迟雨容太厉害了,不是她,咱们一个小型的香水公司也不会被Twilight看上,等收购以后,我们公司就挤进一线大牌,直接飞升成高奢。”

        另一个人也说:“Twilight真的好宠哦,直接为了迟雨容收购了整个公司,听说她是个Alpha,啊,AA的信息素会彼此排斥啊,感觉AA恋有点难。”

        “那话说出来了,Twilight对迟雨容那么好,人应该不错的,还是迟云含能力不足啊,这才被讨厌了。对了,听说迟云含以前也是调香,但是被限制禁赛了,你们知道这事吗?”

        “这事倒是不清楚,但是,迟雨容是迟云含的姐姐,迟云含就是靠着迟雨容进的公司,比起来,迟雨容就很温柔,迟云含是样样不如她姐……”

        呵呵,吃到自己的瓜了。

        迟云含感觉自己拳头硬了,刚想过去打打拳,有人走过来制止了,“行了,都别在议论了。”

        来的还不是别人,正是她们刚刚议论的另一个主角迟雨容,公司的首席调香师,迟云含传说中的姐姐。

        迟雨容一身白色的职业装,耳朵上挂着口罩,戴着白手套,刚是从调香室里出来,她温声道:“云含,你跟我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