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日子,游弩手被轮流安排出去执行刺探任务,苏御也跟着李大力他们出去两趟,没有走太远,基本上也就是在北夏大军外围晃了晃。

        期间,苏御和白正光接触了几次,这才知道原来白胖子不是厨子,而是什么守备副使,每天的差事就是在城墙上来回晃荡挑毛病,所以堡楼里那些校尉都不乐意看到他。

        本来苏御要将甲子牌还了,结果白胖子让他留着。

        几乎每隔几天,烈开、窦老头等人就会在夜里偷偷来找苏御,然后几人会找一处僻静地方喝喝酒什么的,而苏御也从烈开口中得知了一些最新消息。

        北夏已经在虎城外围三百里的地界内,修建了约数百座堡楼,密密麻麻。

        据恒宣他们带回来的消息,每座堡楼留守士卒约百人,以弓箭手为主,上面还设置有重型弩炮。

        堡楼群中有敌军骑兵大营,每营之间相隔不足十里,一旦哪里出现敌情,骑军大营可以在两刻之间赶到。

        而北夏的真正目的,是在原先的虎城旧址上,再造一座坚城,做为大军的前沿阵地,这样一来,北夏骑军的攻击范围直接覆盖大同府、北平府、阳平关,东阳岭,克州,山阴郡一线。

        这已经是没办法阻止的事情了,敌方大军屯兵六十万,为的便是给身后的浩大工程做掩护,北疆这边偶尔偷袭还行,大规模出击是不切实际的。

        为了得到这份情报,甲子营也付出了代价,除了毛钧之外,还有七人遇难,而这七个人全都集中在西线项翦那一路。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